触觉游戏网

英国国旗 美国特朗普晕倒

巴西总统新冠阳性,俄罗斯总统,美国特朗普晕倒,英国国旗,去找寻角色内心与自己内心的结合。全现在:问个比较八卦的问题,有没有哪位导演有什么奇怪的习惯吗?比如说他让演员进入状态的方式,会让你觉得特别奇怪?李梦:我想一想,一般
英国国旗

去年,李梦有了个“出圈”的角色,是热播网剧《隐秘的角落》里朱朝阳父亲(张颂文饰)的再婚妻子王瑶。一开场,她是娇纵世故的年轻妻子。女儿意外身亡之后,她先是失魂落魄地痛哭,然后本着母性直觉第一个怀疑到朱朝阳。李梦把那种护犊心切的情绪演得很过瘾,够疯癫,也够细腻。
很多观众因此才第一次注意到李梦。不过对于文艺片爱好者来说,早已知道这位“传奇”女演员的存在——还是用李梦自己的话来介绍吧,“我是一个运气很诡异的人。18岁演了王全安的《白鹿原》,20岁演了贾樟柯的《天注定》,一部电影(戏份)被删掉,一部电影被禁掉……我好像成了一个传奇故事般的存在,而不是能在真正的电影院里被看到。”
于是,在《隐秘的角落》之前,李梦的代表作只能算是青春片《少年巴比伦》,演一位孤傲的“厂花”。说来也奇怪,比起那些公认的电影脸(比如章子怡、巩俐),李梦称不上所谓的大美人,但却总能在文艺青春片里出演“女神”一类的存在。好像的确如此,她的脸与她的神情融合起来,似乎就是会产生一种我见犹怜的美感,散发出混杂着纯真、脆弱、妩媚的女性荷尔蒙。
最近看综艺《我就是演员3》,一位制片人也有类似的观察:“她的角色总是让你产生深深的怜悯之感,深深的心疼之感。”
综艺里,李梦演绎了《驴得水》的张一曼,也是很适合她的角色,在乱世之中受尽委屈,宁死都不愿松口,不屑于无耻之徒同流合污。章子怡夸道:“你出奇得好。”
综艺热播让李梦被更多人看到,但也带来了一些“副作用”。喜欢她的人,觉得她是难得的有追求爱琢磨的好演员。不喜欢她的人,看不惯她的是非八卦。如果你去网站搜索框搜李梦的名字,关键词会跟着挺多不咋好听的评价。
面对种种喧嚣,李梦自己是怎么想的?全现在与她通了次电话,聊了聊综艺表演的体会、过往的作品、瓶颈困境,以及诸多争议。
李梦很坦诚,很笃定,没有套话。
以下是全现在与李梦的对话。
不用想象争议是过不去的坎,反思自己,再向前走
全现在:我们先来聊聊最近围绕着你的争议吧。当李诚儒质问你为什么被电视剧《白鹿原》换角,你流着泪说“我的性格有缺陷”。但即使你表现得足够谦卑,也有很多人指责你“耍大牌”、“太作”。你如何看待这些争议?
李梦:我不知道会有这么多的争议发生,我没办法预判这些东西。但发生了就发生了,成长总是要有代价的,是一直要交学费的。
就像我2018年曾经义无反顾地选择去台湾拍戏,也失去了很多机会。但是如何去衡量美国特朗普晕倒我没有要一模一样的苹果,我觉得不礼貌。
还有当时我本来就喝了半瓶酒,已经微醺了,我情绪又很激动。那时候他们也在提《白鹿原》换角什么的,我就觉得(舆论)重点不在苹果,也没想到会这样。
但其实重点不在于苹果是不是一模一样的,重点是在于说他想保护我的那份心,你知道吗?你说我难道不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一样的苹果?
全现在:但是你也没有在微博上解释,你不会感到很委屈吗?
李梦:也不是委屈,我就觉得我其实都没搞懂,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变成一个超级梗,然后会这样传播。
全现在:你跟张颂文老师有私下交流过吗?
李梦:我觉得颂文老师对我来说,是一面很好的镜子。我们认识10年巴西总统新冠阳性得失,我觉得是一辈子的事,不是说就只看现在而已。
所以参加综艺受到争议,然后反思自己,再重新向前走,其实这个过程还挺好的。不用想象这好像是一个过不去的坎一样,没有必要这样想。反而是因为有这样一些争议,可以看到原来自己是有这些不足,我是不是要赶紧纠正这些不足。
全现在:从棱角分明到纠正不足,是不是意味着妥协呢?
李梦:不能用妥协,妥协这个词还是太年轻了。
我觉得是要学习用什么样的视角,去看待社会,以及你自己与社会的关系。其实人在社会上生存,是要学会与社会的共处。社会也是人组成的,所以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共处,这就是一个学问。
怎么样能够让别人接受你的想法,或者说接受你这样一个人设,没有办法一蹴而就,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。有时候要像水一样,不要那么刚烈。
全现在:你怎么找到自己的节奏,才能不被外界喧嚣随时击垮?
李梦:就没有变过,我这么多年好像从来没变过。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行业?我11岁就觉得要从事艺术行业,18岁就选择考艺术类院校,你看17年过去了,我28岁,还是没有变。
我记得我刚入行的时候,人家问我为什么想当演员,我说我11岁看了一部电影叫《乱世佳人》,然后十年后采访人家还问我这个问题,我还是这样回答的。
在这条路上可能会经历很多,不管是争议也好,批判也好,赞许也好,所有的声音都只是声音而已,你最终还是要听听内心的声音。当初那么小的时候,为什么突然就选择了这个行业?经历了那么多事情,为什么还是要走这条路?只能说我就真的很爱这个行业,就是爱干这个事,干别的都没办法让自己内心那么充实。
重点不是“苹果”,是张颂文老师想保护我的那份心
全现在:还有一件事想听听你的回应。张颂文在节目里说了件事,你在《隐秘的角落》片场要求一定要找到“一模一样的苹果”,道具师只能于半夜出跑出去寻觅双胞胎苹果,这引发了网友极大的质疑。你能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对道具师提出这样不合理的要求呢?
李梦:我没想过要解释,因为这个事情,我以为大家都能够明白,其实我没有要求一模一样的苹果。当时导演拍那场戏的时候是全景拍摄,苹果是红色的,后来道具老师又准备了一个颜色有差异的苹果,那么待会拍特写的话,就会穿帮。
对,就是这样,我没有这样较真。
全现在:那为什么你不在台上说这番话呢?那样可能就不会有后续的风波了。
李梦:因为当时张颂文老师在台上是为了保护我,他想让大家理解李梦其实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,只是一个性格就是这样子的女孩,只是她有自己敏感和偏执的一面,就举了苹果这个例子。
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去反驳老师的一些言论,因为他本来就是在保护我。如果我说老师俄罗斯总统了,他从表演指导到后来成为对手演员,等于说他看着我一点一点长大,就好像一面镜子一样。
回到颂文老师对我的关照来说,我觉得我很感谢,这个人他是懂你的。因为他也是演员,在演员的脆弱和敏感方面,他是能够理解我的。我觉得那种心照不宣的感觉还蛮重要的。
全现在:很多观众都是通过《隐秘的角落》认识了李梦,这部剧对你的意义是什么?
李梦:《隐秘的角落》确实是让我挺出圈的一个戏。但是我的收获更多是来自于拍摄当中,能够跟大家一起切磋演技,像张颂文老师、刘琳老师,还有几个小演员,我觉得这段时间是很宝贵的。
对手演员就像是生命中的另一半。如果遇到一个好的对手演员的话,真的是太幸运了。好演员之间的切磋和较量,会让整场戏都变得光彩夺目。
《隐秘的角落》李梦饰演王瑶
张一曼让我想到阮玲玉,都有一种对命运的抗争
全现在:综艺舞台与影视片场很不一样,更像一出舞台剧。这对你来说是一次全新挑战吗,怎么样去调整自己的表演方式?
李梦:舞台表演是一镜到底的,其实就是连贯性的表演,这给我带来一种很新鲜的感受。因为在舞台上,演员其实是负责掌控一切的。
影视化表演是一条一条的拍,其实导演会占有更大的话语权。比如说这一条如果因为摄影机没有抓住演员的表演,那就要重来。如果导演觉得演员的表演方向不对,也有可能要重来。
但舞台上是没有重来的。我感觉舞台表演有点像短跑运动,需要瞬间进入人物,没有时间让你去左右徘徊,纠缠暧昧。
拍影视就像长跑,很不一样。演员可能拍了50场戏,依然摸不到角色的状态。但是导演可能认为,演员进入和不进入角色之间的状态,反而就是他想要的东西。
全现在:你会更享受影视片场“长跑”的痛苦吗?
李梦:我说实话,我并不享受痛苦。拍电影或者拍网剧,对我来说有点像长跑运动。可能故事就是一天之内的故事,但要花两三个月的时间去重复体验这一天,痛苦就得不停重来。
舞台是一气呵成的,痛苦一下就完事了。
全现在:但是“一镜到底”会不会更紧张?
李梦:会更紧张。首先我没有接触过舞台表演,我们大学做过小品训练,但是真的走到这种经典剧目的舞台表演,还是挺不一样的。我会比较害怕在舞台上面露怯,害怕出糗、犯错。
全现在:你微博说过演《一代宗师》前十分钟还在喝酒,这是一种缓解紧张的有效方式?
李梦:我就没有缓解紧张的方式,就只能是迎头而上。
当时演《一代宗师》时候是其实是最紧张的,第一个戏嘛,一直在喝酒,喝了半瓶酒上去演。就是希望酒精能够麻木一下自己的神经,不让神经过于敏锐、敏感,希望自己相对处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状态里面,不要去受环境干扰。
全现在:为什么第一出戏要挑《一代宗师》里的宫二呢?
李梦:其实我当时没有特别想演宫二,我当时跟导演组有推荐过想演《甜蜜蜜》《三十而已》,但是已经都被选走了,所以就没办法。
我觉得宫二是不太适合在舞台上呈现的,她是很电影化的角色,没有很大的情感张力,很多戏都是内心戏。这种戏,如果不把摄影机怼到演员脸前去拍,不通过影像画面去架构表演的话,根本没有办法让观众感受到导演想要表达的主题。
全现在:《驴得水》里的张一曼是位悲剧色彩浓厚的人物,你的表演非常动人,能谈谈是如何找到状态的?
李梦:《一代宗师》结束之后,《驴得水》是第二次去录,已经削弱了比赛和舞台的概念,更多的是一种沉浸。
记得正式比赛前,我问郝蕾老师:突然觉得张一曼身上有阮玲玉的气质?郝蕾老师说只要你能真正进入张一曼的内心,不妨试试。
我当时一直在找张一曼的感觉和状态,听到阮玲玉电影的主题曲《野花闲草蓬春生》,瞬间好像就找到了张一曼的灵魂。
因为我觉得所有的技巧,都只会是一种表现派的方法。但是如果想要让人物真的走到自己内心里面,可能还是需要借鉴一些自己比较熟悉的人的感情,我特别喜欢阮玲玉。
全现在:对你来说,张一曼和阮玲玉身上相似的气质是什么?
李梦:是一种抗争,一种对环境、对命运的抗争。我为什么就一定要像现在这样?你们对我的所有压迫与指责,就一定是真实的吗?
当少数人或者弱势群体对抗大多数人的时候,大家相信的往往都是大多数,而不会相信这个少数。
《驴得水》就集中地体现了这一点,那几个男人最后都把责任推到张一曼身上,她一个人扛起了所有人的责任与罪过。因为总得有个人顶着吧,她就一个人去顶着了。
就是有一种牺牲在里面,这种牺牲是不需要去解释的,说我为你们牺牲了。但就是这么做了,你们不敢当,那我来当。
李梦饰演张一曼
曾经觉得特别焦虑,2018年去台湾“流浪”变得平静
全现在:你刚才也提到2018年主动放弃很多机会,选择去台湾拍电影《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》。当时是为何做出这个选择,这对你来说算是转折点?
李梦:当时是我主动要求去试镜。导演张作骥当时刚从监狱出来,电影里有监狱的戏份。我觉得我当时的事业生涯也处在一种困境里面,这种困境的感受可能跟监狱雷同。因为从监狱里又出来的人,是需要重新去适应时代跟社会的,有点很相似的感觉。
我那个戏在台湾拍了八九个月,一个是体会到当地的文化,另一个是体会到人的心境变化。我在这个过程当中慢慢找到了关于接下来要怎么做的答案。
全现在:你为什么会感到陷入困境,那段时间遭遇了什么?
李梦:就是因为我2017年拍了很多戏,但是在密集的工作量之后,我会觉得特别空虚,好像自己事业非常好,但是又很空虚。因为我感觉没有任何进步,没有任何突破,但我不希望自己是一个没有突破的人。
当时我演很多戏都是雷同的角色,然后也没有办法超越你自己,然后就变成了一个类似机器人那种在完成工作。但我不想在表演上就只是完成工作而已,我希望是有新鲜血液的,能不停地输出给到观众,给到我自己。
全现在:你怎么就跨过了这道坎,从台湾拍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?
李梦:我在台湾那么长的时间,就有种在当地流浪的感觉,真的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收获。我会突然发现自己心里相对地波澜不惊,不焦虑了,不躁动了,不会再觉得很迷茫,很害怕。
因为有时候在这个行业里面,你会很少去生活。但是在台湾拍片的那段时间里,有很多时间我是在生活里面的,连电影都是一种生活。我演的角色是一个很贴近生活的人,是在生活里的人。这种真实的生活,可能就是每一个人的根基,还不只是演员。
等我2018年再回来的时候,我就会在每一个拍戏的城市去生活,去适应环境,让自己的心稳定下来。我会意识到,不管输成什么样,我还有生活。我就不会再想着,要怎么样才能得到什么,或者好害怕失去什么。
我觉得不是要在表演上比以前又进步了多少,内心又比以前强大了多少,其实是在寻求一种平静,寻求一种永恒不变的东西。因为娱乐圈这个行业是一个名利场,会很容易忘记一个人,但是生活是会永远围绕在你身边的。
没有剧本会让演员悬空,但不知道未来更贴近真实
全现在:你提到每次的表演经历都很走心,也要经历磨合之前拍摄的影视作品当中,有没有难度特别大的?
李梦:完全是不一样的故事。有剧本可能会比没剧本相对让演员更有安全感一点,至少知道自己在什么框架里面。没有剧本的话,就会感觉自己完全是悬空的,所有的事情都要依赖于导演,每一天告诉你今天要拍什么。
全现在:你之前拍过哪些没有剧本的戏?
李梦:姜文导演的《邪不压正》。贾樟柯导演的《天注定》其实也就6页纸,很多时候就是导演的临场创作居多。然后我在台湾拍的《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》,导演完全就不给演员看剧本。
不过没有剧本,并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。悬空感有时候对于表演来说,反而会是一种帮助。因为演员不知道角色未来会发生什么,而我们在生活中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,这种表演其实就会更贴近真实,类似于一种纪录片式的表演。这种盲人摸象的感觉,就会让人真的英国国旗去找寻角色内心与自己内心的结合。
全现在:问个比较八卦的问题,有没有哪位导演有什么奇怪的习惯吗?比如说他让演员进入状态的方式,会让你觉得特别奇怪?
李梦:我想一想,一般网剧导演不会,没有什么奇怪的行为,因为网剧没有时间让你这样。都是电影导演,不过可能我不觉得那叫奇怪。
全现在:你有视作偶像的存在吗?
李梦:张曼玉真是挺让我仰慕的。她在每一个年龄段,都能遇到特别适合她的角色。
我们看到的香港黄金时代的电影,有很多代表性的角色都是她演的。而且不重复,你不会觉得她演什么还是张曼玉。就会觉得她演《龙门客栈》就是老板娘,演《甜蜜蜜》就像一个香港普通打工女青年,演《阮玲玉》又很像阮玲玉,所以我觉得这就很厉害。
我就希望说自己不要演什么还是像李梦,或者说还是像王瑶,还是像《天注定》,对吧?我想要能够演一个角色,人家觉得李梦又有一个新的角色,让人觉得印象很深,很厉害。
我觉得张曼玉总是在恰如其分的时候遇到恰如其分的角色,这对于演员来说还蛮重要的。其实没有演员可以幸运到说一辈子都能演适合我的角色,很多时候是被选择的状态。
全现在:你现在是不是也在等待这样的机会,等待遇到一个恰如其分的人物?
李梦:我觉得等待是一个命题,对于我们这个行业,或者说很多行业来说,都要学会等待高光时刻降临到你身上。但你不要毫无目的地等待,你要知道等待是为了碰到好的角色,在那个角色里面就尽情绽放自己就好了。
业余爱好是研究刑事案件
全现在:你自己平常有什么“奇怪”的业余爱好吗?
李梦:我很喜欢研究刑事案件。
全现在:有点意外,为啥呢?
李梦:因为这些案件真的就是那种刑法史上的典型案件。如果我是司法部门的人,我看到这种案件我都会觉得很匪夷所思。
全现在:最近在研究什么案子?
李梦:孙小果案我正好前两天刚看了一遍,然后白银案我非常喜欢研究案件的经过,分析罪犯心理。
但是像孙小果案、白银案,还有一个北大学子弑母案,都是刑法史上非常具有典型代表性的案件。通过这些案件的研究,可能都会给公安司法部门带来一定的参考价值。
全现在:我觉得演员也挺忙的,你会刻意让自己去多学习一些圈外的东西吗?
李梦:对,还是得花时间去了解。我以前在深圳上美国特朗普晕倒专访李梦:批判也好,赞许也好,所有的声音都只是声音而已

巴西总统新冠阳性,俄罗斯总统,美国特朗普晕倒,英国国旗,去找寻角色内心与自己内心的结合。全现在:问个比较八卦的问题,有没有哪位导演有什么奇怪的习惯吗?比如说他让演员进入状态的方式,会让你觉得特别奇怪?李梦:我想一想,一般